人是有底线的,但是傻逼没有


被窝会议

“你写完波诺弗瓦小姐的作业了吗?就是那个想去什么星球的愿望。”在其他人都午睡的时候,伊万睁开眼睛,悄悄地伸手捏王耀的胳膊。

看上去已沉入梦乡的王耀一下子睁开了眼,他那对乌黑的眼睛闪闪发亮:“我写完了。”他俩便默契地钻进被子里,开始了每天的被窝会议。

“我想住在一颗种满向日葵的星球上。”伊万凑近王耀,轻声和他说道,“那里的土里还有闪闪发光的小玩意儿,它们都是星星……耀,你可以用星星泥土烧瓷器!”

“瓷器好像不是泥土烧的。”王耀说。

“没关系,我们可以假定星星泥土能烧瓷器。”伊万说,“你想住在什么样的星球上?”

“我想住在一颗蓝色的星球上。”

“这算什么呀!波诺弗瓦小姐说过,地球就是蓝色的星球,那你的愿望不就已经实现了吗?”伊万撇撇嘴,“愿望当然是没实现的事情。”

“好吧……那我重新写一个。”王耀说,“那我想去你那颗向日葵星球的太阳上。”

“为什么?”

“那样我就是你的老大了,你的星球还要绕着我的转。”王耀很得意。

“那你会被太阳烧没了!太阳上面那么热,你还没上去就热得受不了了,就只能住在我的星球上了。”伊万认真地分析起来,“而且你不能比我大,因为,因为……”

“我现在还比你高呢,为什么不能当你的老大?”

伊万陷入了沉默。他们间的对话逻辑就像一堆被猫玩过的毛线球。突然,伊万从混乱的逻辑中扯出了一根毛线:“……因为你已经住在我的向日葵星球上了!客人怎么能是主人的老大呢?”

“小声点——我还没到你的星球上呢。”王耀捂住过于激动的伊万的嘴,“你太大声了。”

“好吧。”伊万说,“那你要经常来看看我,你就能把星星泥土带到太阳上烧瓷器了。”

“你怎么这么在意瓷器?”

“……我能不告诉你。”伊万头一次在他们之间藏起了一个秘密,“我要是告诉了你,你一定会笑我的。”

这让王耀更好奇了。可他问了好几次,伊万都不肯说出原因。王耀心生一计,突然转了个身,背对着伊万:“我不和你玩了。”

“不行!那我告诉你……”伊万抱紧王耀,使劲往他身上挤,“因为你来自中国,瓷器也来自中国……”

“这有什么呀。”王耀慢腾腾地转过来,用手指刮了刮伊万的鼻子,“为什么都来自中国,我就要笑你呢?”在被子中的王耀没看见,伊万脸红了。他小声嘀了几句王耀听不清楚的话,把头伸到被窝外面去了。



在被窝里开小会的感觉很爽 就是容易缺氧(

是上一篇文章的系列的
发生在那之前的故事


王耀没想到,他又遇见了那位名叫伊万·布拉金斯基的画家。伊万坐在河边的长椅上,对着平静的河面发呆。王耀走到伊万的跟前,对他挥手:“晚上好,伊万!您还记得我的名字怎么写吗?”
王耀突如其来的问题让伊万沉默了一会。“Я-о?”他试探性地说道。
“是中文的“耀”。”王耀说。
伊万真的仔细思考起来了,他皱着眉头,努力回想那个复杂的字。“左边……上面是半个‘ж’……下面是……‘π’。”他叹了口气,“我不知道右边有什么……”
看着伊万苦苦思索的模样,王耀想把提出问题的自己扔进河里。他想和伊万交朋友,而不是让伊万!王耀赶紧说:“我可以再写给您看,您……”
“我带了纸和笔。”伊万从身后的背包里拿出纸笔,递给了王耀。王耀捏着纸,在自己的腿上写了个歪歪扭扭的字。这一是因为腿上不好写字,二是因为他很紧张——伊万诚恳的目光快要把他穿透了。王耀咽了口口水:“腿上写字有点困难……”
“就算这样也很美!”伊万感叹道,“中国的文字真美。”
王耀猜伊万说出这话是为了安慰他。他想对善解人意的伊万说出一万句感谢的话,可是只有一句寒酸的“谢谢”从他的喉咙里挤了出来。


大家用屁股想就知道伊万怎么可能善解人意……
所以伊万为什么要这么说呢?
无奖竞猜环节又开始了(

王耀坐在伊万身旁,被早晨寒冷的风吹得浑身颤抖,却还是没有挪到伊万的另一边去,他只是轻轻地往伊万那儿靠了一点。他怕自己错过了伊万往画上添的新的一笔。伊万却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把画笔放在草地上,解下了自己的围巾,把它围在王耀的脖子上。
“你再靠进点吧。”伊万说,“今天有点冷。”
王耀便大胆地凑近伊万,甚至靠在了伊万身上。伊万什么也没说,继续在画布上作画。不同的蓝色像雨点一样滴落在画布上,渐渐汇聚成了王耀能看懂的图案——那是闪着光芒的一朵浪花。
“你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吗?”伊万突然问道。王耀被这个问题问住了,他仔细研究了一会儿,回答道:“你怀念夏天的大海。”
伊万摇摇头:“这幅画是送给你的,耀。”
王耀更不明白了。他第一时间想到他母语里的那个不好听的词汇,但伊万除了“耀”以外,一个汉字都不认得。他皱着眉头冥思苦想了半天,也想不出答案。
“你上次不是说我像块冰块一样吗?”伊万说,“耀,遇见了你以后,我就被你融化了。”

很牵强的解释
没时间细细地写……
连睡觉的时间都要被作业压榨没了…………

小鸟,我命令你……

小鸟,我命令你:
立刻飞到河对岸,
把胜利的消息衔过去,
洒向被焦土覆盖的大地。

你一定要告诉爸爸妈妈
胜利的歌儿已经响起!
你负责迎接春天的来临,
还要把所有长眠的人喊醒。

这是个艰巨的任务,小鸟,
你要离开孤儿院的老树,
飞向广阔的世界。
我允许你像我一样想家,
但你必须坚持到底。

这是我最后一次命令你:
立刻飞到河对岸去!
把胜利的消息带给每一个
陷入苦痛的泥潭的人。

可以混更的学校作业其一


要求:用银河 月色 蛙声 树影写一段话


月亮骄傲地把光芒洒向大地,它的光使银河中无数星星都黯淡了!就连我家门口那颗枣树的影子也被月色迷住了,它微微摆动,想要离开大树的根,飞向广阔的大地。我见事态不对,便搬来一个板凳,坐在枣树下,不让树影逃走。我轻轻地摇着大蒲扇,倾听夜晚的声音:枣树上一串串绿色的铃铛被风摇动,发出不同寻常的沙沙声;远处此起彼伏的蛙声和蝉鸣也清晰地传入我的耳中。我伸出躲在树影中的手,接住一缕洁白的月光——一瞬间,我突然明白树影为什么要逃走了——因为人人都想挣脱束缚,投向辽阔光明的世界。于是我搬开板凳,让树影跟着清风一起飘走了。

新建文档(1)

露中
标题是我懒得取名(
生日快乐呀
@王操屁

走投无路的伊万·布拉金斯基决定干一件大事。他准备把他藏在怀表中的纸条拿出来,那是他父母留给他的东西。他父亲在把怀表交给他时,告诉他:你只能在最危险的时刻拿出纸条。

现在就是最危险的时刻了!至于现在为什么危险,伊万暂时不会告诉任何人。他正专心从里头把纸条抠出来,那张小纸条卡在盖子的缝隙中,没法被轻易地拿出来。伊万不耐烦地将怀表在桌子上敲了两三下,纸条这才掉了出来。伊万展开这个只有他大拇指指甲盖大小的纸条,眯着眼睛看上头写着的字,却怎么也看不明白。

他好像被他父亲骗了。伊万长叹一口气,一屁股坐在嘎吱作响的老椅子上。他把怀表和纸条一起放在他的作业本上,准备帮邻居的老奶奶扫院子去了。他刚走了几步,身后就传来奇怪的嘎吱声,伊万拔腿就跑,没迈出几步就被谁提了起来。伊万气愤地扯扯自己的围巾,都怪隔壁的安娜给他的围巾系了个蝴蝶结,不然他怎么会被抓住呢?伊万鼓起勇气,往身后看了一眼,那是一个东方人。他在小画片上见过东方人,他们有黑色的细长的眼睛,还有同样是黑色的头发。

东方人把他按在老椅子上,用手撑着桌面,对他微笑:“你把我召唤出来是为了什么?”

“我没有召唤东西!”伊万回答,他偷偷抬眼看了一眼东方人,害羞地把头低了下去,“我只打开了我的怀表……”

“……怀表?是书上的怀表吗……喔,是这张纸条。”

东方人蹲下来,盯着伊万的眼睛看:“我是你们家族的守护神王耀。小孩,你叫什么名字?”

伊万摇摇头,没有回答东方人。他真怕这个叫王耀的东方人是从窗外翻进来的小偷!可他看上去那么和蔼,一点也没有小偷的样子。“我是阿廖沙。”伊万说。

“你骗人。”王耀捏捏伊万的脸,“你在作业本上写的可是‘伊万·布拉金斯基’……小孩,你该不会以为我是坏人吧?”

“如果你能实现我的愿望,我就相信你。”伊万指着桌子上的作业本,“如果你能解决掉我的作业的话。”

“这个简单。”王耀点点头。他把手一按在作业本上,作业本就开始燃烧,在伊万吃惊的目光下迅速变成一堆灰烬。

“我的意思是让你帮我写作业,不是烧掉它!”伊万冲上去抱住了王耀的手臂,“我明天该怎么交作业呀!”

“作业?”王耀皱着眉头,“那是什么东西。”

“你究竟是什么时代的守护神!”伊万疯狂地摇晃王耀的手臂,哭喊道,“我明天又会被老师罚站一个上午……”

“我是上个文明的守护神。你们布拉金斯基家族的祖先骑着骏马,手持利剑,到神山上征服了我。”王耀丝毫不在意伊万的哭喊声,“你的身上有你们祖先的影子,可他绝对不会像你这样哭鼻子的。”

“我上午都会被罚站!”伊万强调道。

“你必须学着接受惩罚。”王耀摸摸伊万的头发,“这才像个男子汉。”

我 学习 淡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