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万把自己唯一的朋友米什卡带到家里玩了。他是像做贼一样,拉着米什卡蹿过客厅,奔向自己的房间。这个时间刚刚好,父亲还没有回来,家里也没有弥漫着令人恐惧的酒味,隔壁还隐约传来冬妮娅姐姐教娜塔莉娅读单词的声音。
父亲喜欢喝酒,每次喝酒都会喝得大醉,回来后不是殴打妈妈,就是揍他和他的两个姐妹。对他们一家来说,酒的气味就是从地狱里飘来的味道。伊万希望父亲今天能回来得晚一些,因为他不想让米什卡看见发酒疯的父亲。
伊万把自己攒钱买来的大耳猴从被窝里抱出来,展示给米什卡看。他担忧地观察着朋友的脸,生怕那上面流露出一丝不耐烦。
好在米什卡笑了,他说:“我也喜欢它!”伊万也跟着笑了,他悄悄地瞟了一眼窗外暗下来的天空,祈祷父亲能回来得再晚一些。
但父亲准时回来了。他没进门,身上的酒气就飘了进来,让伊万心凉了一半。冬妮娅和娜塔莉娅不再朗读单词,她们一定也闻到了父亲身上可怕的酒味哩。
“——万尼亚呢?他妈的……”父亲的话像一条蛇,从门缝钻进来,咬住伊万的脖子。伊万疯了一样地扑到门上,把门反锁了。
“你他妈锁什么门!”伊万的动作惹恼了父亲。他开始踹门,咚,咚,咚,那是一只巨兽在撞击城门。伊万希望他的房门是一堵厚厚的墙,能够把父亲挡在墙外,把他的友谊之花好好呵护。
但门被父亲踢坏了。他冲进来,揪着伊万的衣领,把伊万拖到门外去。伊万不知道米什卡怎么样了,他只感到他被踢打,被辱骂。他似乎听见了母亲的呼唤……
不,那不是母亲的呼唤。
他在无边无际的漆黑的痛苦中看见金色的光。有一个人温柔地喊他的名字,“万尼亚”。不是母亲怜惜的声音,不是冬妮娅和娜塔莎亲昵的语气,也不是同学们讥讽的嘲笑,更不是父亲愤怒的辱骂,那是坚定的呼唤,像每天傍晚敲响的大钟。

不要想我了 我可能几百年上线一次

燕(???)

阿尼亚靠着墙壁缓缓坐下,她的头无力地向上仰着。她的目光穿透了毒气室的天花板,直直地刺向灰白色的冷漠的天,她仿佛看见一只燕子从那上空掠过……
阿尼亚倒下了。但她是笑着的,一个甜美的梦在她眼前浮现。阿尼亚虚弱地眯起眼睛:
“胜利呀……”

准时送达的信件

给我的王耀:

我现在浑身冰冷,……(看不清的字迹)好像被冻在湖水里一样。我的手在发抖,希望你能看明白我写的是什么。……我不知道我什么时候能恢复,也许我会病死在这里了……(看不清的字迹)……祈祷也没有什么用处,况且我还是个不虔诚的教徒,现在诚心地祈祷有什么用处?
……下午三时了,我还是好冷,或许过一会我又会浑身发热。我也许回不去了。晚上我会把这封信投出去,寄给你。
我爱你,耀。
希望这不是我最后一次表达爱意。

伊万·伊万诺维奇·布拉金斯基

王耀写报告的时候,伊万就坐在他身后看书。起初,伊万还是规规矩矩地坐在椅子上的,但他坐不住,总是挪凳子,扰得王耀心烦意乱。当王耀烦闷地用笔帽敲打稿纸的时候,伊万就安静下来了。他轻轻地翻书页,翻完一页又忍不住偷看王耀一下,他就这样翻了十几页书,一个字都没看进去。
他不能把自己的视线从王耀身上移开。王耀的一举一动都让伊万心中生出一种莫名的感觉——在王耀用手撑着脸思考的时候;在王耀弓着背奋笔疾书的时候;在王耀趴在桌子上的时候——那种感觉像无数根丝线,把他的心勒得紧紧的,让他无法呼吸。
“耀,你写好了吗?”伊万吸了一小口气,“已经很晚了。”
“还早。”王耀回答,“你先去睡吧,我经常熬夜的。”
“今天必须要写完报告吗?”伊万合上书,“耀,先休息吧。”
“不行,‘今日事,今日毕’。”王耀转身看向伊万,“你的书读了几页了?”
“我忘了——我没注意。”伊万举起那本没有书签的书,他盯着王耀,眼睛里满是担忧,“你先睡吧,耀,不然我帮你写报告。”
王耀突然笑起来。他似乎高兴点了:“那你先告诉我,‘指导’两个字怎么写?”
“一个手的旁,还有一个什么数字……一个太阳。”伊万说到一半就停下了,“我才刚学中文三个月,耀。你在为难我。”
“等你学好了中文,再替我写报告吧……”王耀笑嘻嘻地转回去,“晚安,万尼亚。”
“晚安……耀。”伊万越说越小声,他忘记带走自己的书,就爬回上铺去了。

未寄出的信件

我好羡慕你,耀。你还年轻,你还有无穷的活力战斗……但你看看我,我的双腿已经支撑不起我的理想了。我要回家了,回圣彼得堡去,还要到乡下看我的外祖母。……你千万别为我送行。我真怕我见着了你,就紧紧抱着你不走了。如果你还会想念我的话,就请寄信到我家去吧!我的地址会一直为你留着。

布拉金斯基

清晨的雾把伊万包围起来,现在这片针叶林是属于他一个人的天堂。王耀坐在大树边上,朝伊万微笑:“你来了。”
伊万点点头,也坐在王耀边上。湿润的泥土沾在他的裤子上,他却毫不关心,他的注意力全在王耀手上——王耀的手心里躺着一块琥珀。但王耀仅仅把琥珀给伊万看了一眼,就收了回去:“你先讲一个外面的故事,我就把它给你。”
“那我讲种树的故事行吗?”
王耀摇摇头:“那就像我对你讲小孩是如何被生下来一样普通了。”
“那我给你讲我的故事。”伊万说。王耀罕见地露出了好奇的目光,他靠近伊万,等着伊万的故事。
“我背着一个大背包——就是我背后这个。”伊万把自己身后的包拿到前面,“这个背包里,有一个巨大的秘密……”伊万慢慢拉开背包的拉链,王耀忍不住更凑近了些。当伊万把背包完全拉开时,却突然把背包套在王耀的头上:“现在他要用这个背包把针叶林的神仙装回家!!”伊万还没有得意地笑出来,他面前就突然发出金色的光,王耀便消失在这光芒中了。
王耀被伊万吓得不见了。伊万现在后悔了,他站起来,四处张望,希望能找到王耀。
“我错了,王耀。”伊万喊道,他的声音击穿了晨雾,在针叶林中回响,“我不该吓你……你惩罚我吧。”他说着就打了个哆嗦,他不知道神仙该如何惩罚坏小孩。
回答他的是一声枪响。
伊万几乎被吓得跳了起来,他迅速蹲下,躲在树后头。神仙是绝对不会拿着枪的,那一定是别的什么东西,也许是邪恶的德国鬼子。他捏着背包带子的手微微颤抖,他身上什么东西也没有,遇到德国鬼子就是死路一条。就在这时,一只温暖的手握住了他的手腕。
是王耀。
“嘘,跟我来。”王耀在他耳边小声说道。

可能哪一天我就突然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