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餐(帕梦

-第一次写帕梦的感想:希望他们直接结婚

刚睡醒的宝生永梦只有睁着一只眼的力气,摇摇晃晃地挪到冰箱前。他打开冰箱门,摸向昨晚放了汉堡的那层。
他做了个抓握的动作,只抓回一团空气,却自然地关上冰箱门,准备回房间。走了几步的宝生永梦才意识到自己什么也没拿,他慌张地大步走回冰箱前,把冰箱门拉开。
里面除了一罐开过的可乐外,什么也没有。他疑惑地打开冷藏的那扇门,可那扇门里也没有东西。
宝生永梦又愣了几秒。
“永梦?”他听到有谁在叫他。
这回永梦彻底醒了,他不仅想起来是谁在喊他,还推测出来是谁偷吃了他的汉堡:
“帕拉德!”
听到自己名字的bugster瞬移到永梦身后,他还没拥抱永梦,就听见身前的人说出了后半句话:“你是不是偷吃了我的汉堡?”
“brave说永梦饮食太不健康了。”帕拉德眨眨眼。
“你是在狡辩吧,帕拉德——”永梦转身想抓住帕拉德,后者早已化为数据消失在现实空间。宝生永梦叹了口气,他躺倒在沙发上,伸手摸茶几上的遥控器。原来放遥控器的地方却摆了一盘三明治,这粗糙的做工绝对不是包装食品,那么答案便只有一个。
想到刚刚溜走的家伙,永梦忍不住笑了起来。

_____
魔改小剧场(?)
那么答案便只有一个:宝生永梦!你就是!世界上第一个吃bugster做的三明治的男人啊(不

【露中】向宇宙进发(1)

久 违 了
OOC 如果读不通顺肯定是本人太久没写东西的错
 
   
  

1
王耀将伙同学长伊万偷走天文社里的小渔船。

他当初想不通为什么天文社里要备上一条木船,社团活动室四分之一的空间都被它占领了,每次开会他都和伊万坐在船上,听他们俩都看不顺眼的美国人发言。
伊万·å¸ƒæ‹‰é‡‘斯基在某次社团活动结束后拉住了想回宿舍的王耀,他神秘兮兮地拍拍渔船:“你知道为什么天文社要买条船吗?”
王耀老实地摇头。
“这是前任社长买的。虽然社里除了我没人同意买船,可他还是坚持要买,最后我们用自己的钱买了一条渔船,我和他拖着船走上五楼,把社员们都吓坏了。”
王耀知道上一任社长,他也是俄国人。
“我们给它取名为‘东方号’。”伊万拉开窗帘,好让夕阳把它闪亮的手伸进这个房间。
“你们也想到宇宙去吗?我也想到宇宙去看看,亲眼见到那些美丽的星球。”王耀顺手关了空调,拉开了紧闭的窗户,外面的热空气迫不及待地涌进这个房间,“好热。”王耀说着,想逃到房间的另一头,可他动不了,因为他的脚踝被伊万抓住了。
“你今晚想去宇宙看看吗?”
伊万这话虽然说得很离谱,但他的眼神是很诚恳的,他背对着夕阳,整个脸都深埋在黑暗中,一对紫水晶般的眼睛却像星星一样闪着光。
“梦中去看吗?”
“不,是真的宇宙。”
“那晚上几点等你?”他猜伊万只是想带他去什么地方约会而已。伊万是个浪漫的俄罗斯人,他买了一套离大学挺近的房子,把里面的墙壁漆上深色,然后在上面画各种天体。王耀和他交往后,伊万还特意把一面墙重新涂成深色,让王耀和他一起创作“属于他们的星星”。
这话王耀现在想起总觉得太肉麻了,当时的他还沉浸在伊万这么有钱是家里开矿还是做什么不干净勾当的迷茫中。
说到星星,王耀真的不会画恒星,因为他不知道那样发着万丈光芒的美丽天体该怎么用他的画笔表现出来,况且他也不是专业的画家,他只是偶尔动动手画画色图而已。思来想去,他在那块墙上画了一位浑身金色的长发女神,她穿着长裙,像婴儿蜷缩在母亲的子宫里那般卧在宇宙中。
“这是你心中的星星吗?”
“对不起,万尼亚……我真的不会画恒星。”王耀拍拍自己的脑袋。
“我很喜欢你的想法。”伊万把王耀拥入怀中,王耀的画笔戳到他的白衬衫也不在意,他拿了一根新的画笔,在女神的头顶添上一圈银灰色的不连续的环,“这是恒星女神的陨石环。”他又接过王耀的画笔,在陨石环下点了几笔。这下,王耀画的女神也闪闪发光了。伊万满意地扔了画笔,把王耀抱起来转了个圈,往卧室跑了……

王耀停止了回忆,再想下去就不对劲了。他现在正蹲在社团活动室外面,看着伊万熟练地用铁丝开锁。他还是想不通为什么要偷渔船去宇宙。
王耀用“偷”这个字,是因为他们确实在当小偷。伊万却坚持说他也付过一部分钱,所以这只是拿走自己的东西而已,他还想了很多中文动词来替换“偷”字。王耀听见短暂的“咔”声音,连忙站起来:“可以进去偷——”
伊万转身亲吻王耀,把他剩下的话堵了回去。他把王耀拉进社团活动室,关上门。活动室里一片漆黑,下午被伊万拉开的窗帘不止什么时候又被拉上了。伊万也没打开灯,就直接走向窗边,拉开窗帘。奇怪的是,王耀没听见伊万踏上木板的声音。他看向窗外,更离奇的事情发生了。
那条渔船正停在窗外。说“停”在窗外是不对的,毕竟他们在五楼,可那条渔船确实在窗外,还不停地上下浮动,就像在海上一样。
伊万跳出窗外,稳稳当当地落在船上。“上来吧。”他向王耀伸出手。一时没反应过来的王耀伸出手,被伊万拉进渔船。
“走吧,我们向宇宙进发。”伊万指着明亮的月亮,这艘渔船便自己运动了起来。王耀抓着船的边缘往下看,路灯下还有人在走动,宿舍的灯也都亮着。可谁也没抬头,谁也没想到空中会飘着那条天文社的渔船。
在月光的照耀下,这艘船变得洁白,船内侧刷着红色的俄语写着的“东方号”,那一看就是伊万的字。伊万握紧了王耀的手:“先在夜空中逛一圈吧。”
 
 
TBC
想不到吧 我居然更新了
阅读本文不需要逻辑支持 请丢掉大脑看吧(不
本来本文还有只会讲话的吵闹小鸟,但是想了想还是不要打扰他们的二人世界吧(。

以后应该还会更新,不知道我能不能写一个完整的东西呢?今年我是写了完整的露中的,不过是稿()

大招特写真的很帅

万尼亚不是想吃肉

王耀正望着漆黑的湖面,伊万忽地拍了他的肩膀,给他吓得一抖:“万尼亚!”
伊万只给他一个微笑,他指指夜空:“明天会是个好天气。”
“你万尼亚还能贿赂天公,教他给我们一个好天气?”王耀笑嘻嘻地握住伊万的手腕,“我听了天气预报了,春游只能推迟,这也是老师说的话……你就这么着急吗?”
伊万没说话。
“况且,你看——云层都把月亮抱走啦,明天哪能现出阳光呢?”王耀拍拍伊万的肩膀,“明天,明天没去郊游,但是我还是会把肉分给你吃!”
伊万还是没说话。
“你怎么成木头人了?”王耀摇摇伊万的手臂,“说话呀,万尼亚?”
“明天会是个好天气。”他坚持道。

乱画

😭

非常想 和GJG的朋友一起玩

乱写 架空 OOC

“乔尼,走慢一点。”杰洛松开了手。乔尼·ä¹”斯达试着慢慢走了几步,一回头就看见咧嘴笑着的杰洛。
“你怎么总看我?”杰洛明知故问。
杰洛难得约他来公园散步,虽然拿着“康复训练”做挡箭牌,实际上还是为了同他约会吧。乔尼没有回答杰洛的问题,沿着小路继续向前走了。
再过一个月他就能出院了,接着就要上前线……但这对他来说是最好的消息了,他还能用这双腿走完他人生的长路。
最好是和杰洛一起。
但他们还要撑过这场战争。他一定还会回到前线,杰洛依旧会在炮火下记录残酷的战斗。像今天一样美好的日子还剩下多少呢?他不愿去想。乔尼站在原地,向杰洛挥手。
“乔尼?”
“活着回来。”乔尼说。
杰洛从乔尼的嘴唇读懂了他的话,于是杰洛冲过来,握紧了乔尼的手。“我会活着回来,我保证。”杰洛坏心眼地捏了捏乔尼的腰,“你也要保证。”
回答杰洛的是乔尼的拳头。

感想:本来想写他们谈恋爱的 为什么突然拐到战争了呢(落泪

牧羊人

杰洛被枪声吵醒了。他揉揉眼睛,紧张地看他的羊儿,好在他的羊儿都在他身旁,没有被枪声吓跑。他骑上他的马儿,驱赶着羊儿朝银河去。
他要把他的羊儿赶到银河的对岸。他不清楚为什么他有这个念头,但他心中总有个声音对他说:“尤里乌斯,你必须把你的羊赶到河对岸去。”
这个声音准是来自他的父亲,或是另一个人,不过这个人的名字,杰洛暂时不记得了。
那真是一条银河。漆黑的河水里,有无数细小的光点在跟着水波沉浮闪烁,仔细一看,还能分清它们的颜色。杰洛的羊一只接着一只地渡过河,每有一只羊达到对岸,杰洛就会感到轻松一些。这也许是完成任务的满足感。
最后,当他准备渡过河时,他的马儿却不愿意渡过河了。这匹好马啊,陪伴他经过长长的旅途(至于是什么旅途,杰洛忘了)的马儿啊,杰洛现在只能舍弃它,跟着他的羊群走。
“我会想你的。”杰洛轻轻地抚摸马脖子,他突然看见一只玩具熊坐在马背上,缺了一只手臂。小熊用仅存的一只手臂朝他挥手,递给他一颗铁球。
杰洛被这只会动的熊吓了一跳,差点跌入银河中。他隐约记得这只小熊,也许是他什么时候放进背包里的,至于这个铁球——杰洛摸了摸腰间的两个口袋。这个铁球应该有两个的,另一个去了哪里呢?
杰洛忘了。
偏偏是在这个时候,他把什么都忘了。只有心中的声音在怂恿他“到对岸去,到对岸去”。
杰洛只好捏着铁球,独自过河。在他把腿迈入河中时,他分明在漆黑的水中看见了一个遍体鳞伤的人,在一瞬间,他在银河中抓住了这一丝记忆。
杰洛大声地呼唤他的名字。




如果有人能看懂我在暗示什么就好了……就像那篇《深渊》一样(想的美
我真的很喜欢用各种暗示(不知道怎么形容,总之就是各种影射……)来写东西
所以我写的东西都让人摸不着头脑